首页 > 诗词名句 > 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师说师说;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嗟乎!师道之不传也久矣!欲人之无惑也难矣!古之圣人,其出人也远矣,犹且从师而问焉;今之众人,其下圣人也亦远矣,而耻学于师。是故圣益圣,愚益愚。圣人之所以为圣,愚人之所以为愚,其皆出于此乎?爱其子,择师而教之;于其身也,则耻师焉,惑矣。彼童子之师,授之书而习其句读者,非吾所谓传其道解其惑者也。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师焉,或不焉,小学而大遗,吾未见其明也。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不耻相师。士大夫之族,曰师曰弟子云者,则群聚而笑之。问之,则曰:“彼与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位卑则足羞,官盛则近谀。”呜呼!师道之不复,可知矣。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君子不齿,今其智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欤!

圣人无常师。孔子师郯子、苌弘、师襄、老聃。郯子之徒,其贤不及孔子。孔子曰:“三人行,则必有我师”。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李氏子蟠,年十七,好古文,六艺经传皆通习之,不拘于时,学于余。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师说》以贻之。

解析/意思

《师说》是韩愈的一篇闻名论文。据方成珪《昌黎教员诗文年谱》验证,此文故故于唐德宗贞元十八年(802),这一年,韩愈35岁,任国子监四门博士,这是一个从七品的学官,职位不高,然而他在文学界上早已有了职位,他所建议的古文运动也曾经进展,他是这个运动公认的首领。这篇著作是针对门第理念教化下耻学于师的坏风气写的。门第理念由于魏晋南北朝的九品中正制,自魏文帝曹丕推行九品中正制后,造成了以士族为代表的门阀轨制,重门第之分,严士庶之别,士族的子弟,凭高雅的门第可能做官,他们不须要练习,也鄙夷老诚,他们尊家法而鄙从师。到唐代,九品中正制捣毁了,改以官爵的高下为区别门第的模范。这对择师也有很大的教化,在那时士大夫阶级中,就集体生活着从师位卑则饱读羞,官盛则近谀的心绪。韩愈阻扰这种错误的理念,疏远以道为师,道在即师在,这是有长进道理的。与韩愈同期代的柳宗元在《答韦中立论师道书》中说:今之世不闻有师,有辄喧笑之,合计狂人。独韩愈奋不顾流俗,犯笑侮,收召后学,故故《师说》,因抗颜而为师,愈因而得狂名,居长安,炊不暇熟,又挈挈而东,如是者数矣。由此可能观念出《师说》的写稿配景和故故者的漠不关心争精神。

对耻学于师,著作陆续用了三个比拟。第一,古今比拟,阐述耻学于师违背贤人之道,后来果只能是特别昏庸。第二,将统一个体既明于择师教子的需要,却又不解于自身从师的需要,把这两种无缺矛盾的做法加以比拟,入室操戈攻子之盾,揭露那些人确实迷乱欠亨道理。第三,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与士大夫之族的比拟,进一步道出士大夫的错误心绪,振聋发聩地指出两种人的职位与智能的差别,更令人幡然醒晤。

全文分4段。

第1段

疏远核心论题,并以老师的职能感化总论从师的首要性和择师的模范。户口篇第一句古之学者必有师句首冠以古之二字,既阐述昔人重顾念师道,又针对现实,含沙射影。必有二字,语气极为肯定。而后指发兵的职能感化是传道受业解惑,从正面申述核心论点。接着紧扣解惑二字,从不从师的灾害阐述从师的首要,从后头申述核心论点。终末紧扣传道二字,阐述道之有无是择师的独一模范,一反时俗,将贵贱长少消除模范以外,为下文针砭时弊张本。

第2段

批评不重师道的错误立场和耻于从师的不良风气。这一段用比拟的设施分三层阐述。第一层,把古之贤人从师而问和今之大家耻学于师相比拟,指出是否程门立雪,是圣愚分野的环节方位;第二层,合计子择师而自身不从师抗拒比,指出小学而大遗的过失;第三层,以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与士大夫之族抗拒比,批评那时社会上鄙弃师道的风气。

第3段

以孔子为例,指出古代贤人重顾念师道的古迹,进一步阐述从师的需要性和以能者为师的道理。这一段起首先疏远贤人无常师的论断,与第1段古之学者必有师照应,而且往前股东一步,由学者股东到贤人,由必有师股东到无常师。举孔子为例加以阐述,由于孔子在人们心目中是至圣先师,举孔子为例就有代表性,能巩固说服力。由此得出高足无须不如师,师无须贤于高足的论断,这个论断赫然是确切的。这种以能者为师的顾念点就是道之所存,师之所存的顾念点。

第4段

颂赞李蟠不拘于时能行诚实,阐述写稿本文的起因。不拘于时的时指耻学于师惑而不从师的社会风气。诚实指从师而问,以闻道在先者为师的崇高学风。从而概括全文主题,点明大旨。

分句赏析

对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的融会韩愈以儒家道统的继承者自居,他收召后学,抗颜而为师,目的就是要规复自孟子后已失其传的儒家道统。正由于这样,他把传道顾念为老师最首要亦然最根底的劳动。受业解惑,都与此相关:业即道之文,指以六艺经传为代表的儒家经典;而解惑亦然为了明道。由此可见,师道是贯通全文的干线,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这个断定就是上述实质的高度综合。

对巫医乐师百工之人,正人不齿,今其智乃反不行及,其可怪也欤!的融会。

有人认为这句话响应了韩愈鄙弃管事公民的阶级私见。但有人认为不行这样观念,由于这句话方位的第2段,都是贬谪表层士大夫之族,褒扬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和古之贤人的,正人不齿句的主语正人,是指韩愈贬谪的表层士大夫之族,而不是韩愈自身。韩愈在著作里屡次用正人士大夫之族与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古之贤人比拟,贬前者,褒后者,自然不会把自身参加所谓的正人中,是以正人不齿只是对耻于从师的正人的讽刺,而莫得对巫医乐师百工之人的鄙弃。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是以传道受业解惑也。

评析:匹面疏远古之学者必有师的论断,紧接着综合指发兵的感化传道受业解惑做为全文立论的开拔点和凭借。而后句句顶接,推论出道之所存,师之所存的顾念点。同期,一起首隆重疏远古之学者必有师,就隐然含有对今之学者不从师的批评意味,很自然地为第二段埋下了伏笔。本句翻译时要注目者也和是以在句式华厦涵义和感化。

运用:(翻译)古代求知的人肯定有老诚。老诚是用来讲授道理、交授学业、解答疑难的。

是故高足无须不如师,师无须贤于高足,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资料。

评析:这一句是在前文已用老诚的职能故故出了表面论证和用孔子言行故故了毕竟论证之后,马到成功自然而然地得出了进一步的论断。这个论断,是对道之所存,师之所存的深化,亦然对士大夫之族耻学于师的进一步批评。阐述了师生干系是相对的,教与学是可能相长的。这一句由是故引出,用如是资料结束,化繁为简,既显见识的深辟透辟,又有一种鼠目寸光的气概。

运用:(翻译)因而,高足不肯定不如老诚,老诚不肯定比高足贤良,听到的道理有先有后,知识武艺各有拿手,这样而已

对于孔子师郯子、苌弘、师襄、老聃的远程

①孔子师郯子。《春秋左氏传》昭公十七年:秋,郯子来朝,公与之宴。昭子问焉,曰:少皞氏(杜预注:黄帝之子,己姓之祖)鸟名官,因何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杜注:黄帝奉命,有云瑞,故以云纪事),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杜注:即历正之官);玄鸟氏,司分者也(杜注:玄鸟,燕也,以春分来,秋分去);仲尼闻之,见于郯子而学之。既而告人曰:吾闻之,皇帝失官(杜注:失官,言不修其职也),学在四夷,犹信。

②孔子师苌弘、老聃。《孔子家语顾念周》:孔子谓南宫敬叔曰:吾闻老聃博古知今,通礼乐之原,明道德之归,则吾师也。今将往矣。敬叔与俱至周,问礼于老聃,访乐于苌弘。(按:孔子问礼于老聃的故事,见《史记孔子世家》《史记老庄申韩列传》《庄子天运篇》)

③孔子师师襄。《史记孔子世家》:孔子学鼓琴师襄子,旬日不进。师襄子曰:可能益矣。孔子曰:丘已习其曲矣,未得其数也。有间,曰:已习其数,可能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志也。有间,曰:已习其志,可能益矣。孔子曰:丘未得其为人也。有间,曰:有所穆然陈思焉,有所悠闲高观念而远志焉。曰:丘得其为人,黯然而黑,几然而长,眼如观念羊,心如王四国,非文王其谁能为此也!师襄子避席再拜曰:师盖云文王操也。(孔子师师襄的故事,又见《孔子家语》《韩诗据说》《淮南子》)

韩愈简介

韩愈 韩愈(公元768年—公元824年),字退之,唐代著名文学家、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汉族,河南河阳(今河南焦作孟州市)人,祖籍河南省邓州市,世称韩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又称韩吏部,谥号“文”,又称韩文公,唐宋八大家之一。文学上,反对魏晋以来的骈文,主张学习先秦两汉的散文语言,破骈为散,扩大文言文的表达功能,主张文以载道,与柳宗元同为唐代古文运动的倡导者,开辟了唐宋以来古文的发展道路。韩愈善于使用前人词语,又注重当代口语的提炼,得以创造出许多新的语句,其中有不少已成为成语流传至今,如“落井下石”、“动辄得咎”、“杂乱无章”等,是一个语言巨匠。韩愈在思想上是中国“道统”观念的确立者,是尊儒反佛的里程碑式人物。后人对韩愈评价颇高,明人推他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与柳宗元并称“韩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作品都收在《昌黎先生集》里。

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