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词名句 >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解析/意思

此诗的创造期间,汗青莫得精确记载。而唐人孟棨《能力诗》和宋代《安好广记》则记载了此诗能力:崔护到长安插足进士试验落选后,在长安南郊偶遇一美好青娥,次年清朗节重访此女不遇,以是题写此诗。这段记载颇具神话演义颜色,其确凿性难以获其余史料的印证。全诗四句,这四句诗蕴涵着一前一后两个场景类似、相互照耀的颜面。第一个颜面:寻春遇艳客岁本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骚人收拢了寻春遇艳系数进程中最美好动听的一幕。人面桃花相映红,不只为艳若桃花的人面配置了美满的配景,衬出了青娥光泽照人的面影,而且间接地表示出骚人目注神驰、情日光意夺的状况,和双方脉脉含情、未通谈话的状况。第二个颜面:重寻不遇。还是春光绚烂、百花吐艳的时令,还是花木扶疏、桃树掩映的门户,然而,使这全体都生色添彩的人面却不知那儿去,只剩下门前一树桃花仍然旧在春风中凝情微笑。桃花在春风中微笑的遐想,本从人面桃花相映红得来。客岁本日,矗立桃树下的那位不谋而合的青娥,想必是凝视微笑,脉脉含情的;而今,人面杳然,宝石微笑的桃花只能引动对旧事的美满追念和洽景偶而的慨叹了。宝石二字,正含有无限惆怅。整首诗原来就是用人面、桃花动作链接脉络,通过客岁和本日同期同地同景而人区别的照耀比拟,把骚人因这两次区别的遇合而孕育的慨叹,回环往返、辗转尽致地表达了出来。比拟照耀,在这首诗中起着深重要的感化。由于是在追念中写曾经掉的美满事物,是以追念便非常珍重、美满,填塞激情,这才有人面桃花相映红的逼真描述;正由于有那样美满的追思,才非常感觉掉美满事物的惆怅,所以有人面不知那儿去,桃花宝石笑春风的慨叹。纵然这首诗有某种情节性,有富于神话颜色的能力,甚至带有戏剧性,但它并不是一首小说念事诗,而是一首抒情诗。能力或者有助于它的辽阔转播,但它自己所具的样板道理却在于抒写了某种人生阅历,而不在于报告了一个体们感深嗜的故事。它说明了一种集体性的人生阅历:在未必、不经意的景况下遭遇某种美满事物,而当自身去蓄志追求时,却再也不成复得。这大略正是这首诗维持耐久不衰的艺术生命力的由来之一。寻春遇艳和重寻不遇是可能写成说念事诗的。故故者莫得这样写,正阐述唐人更民风于以抒情骚人的眼力、激情来感触糊口华厦情事。

崔护简介

崔护 崔护(772 — 846年),字殷功,唐代博陵(今河北定州市)人,生平事迹不详,唐代诗人。公元796年(贞元十二年)登第(进士及第)。公元829年(太和三年)为京兆尹,同年为御史大夫、广南节度使。其诗诗风精练婉丽,语极清新。《全唐诗》存诗六首,皆是佳作,尤以《题都城南庄》流传最广,脍炙人口,有目共赏。该诗以“人面桃花,物是人非”这样一个看似简单的人生经历,道出了千万人都似曾有过的共同生活体验,为诗人赢得了不朽的诗名。